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网络天下

与时消息 与时偕行 与时俱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来自全球21种教育声音  

2016-12-10 09:55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/ 主题模块一:新情境 /

主持人:李斌 蒲公英教育智库总裁 / 总编辑

  如果说美丽的山川是造物主给我们的礼物,那么美好的文化是各先辈留给我们的礼物,一所美丽的学校和学习情境算不算我们送给孩子的礼物呢?八位礼物大师将打开他们的礼物盒子,盒子里的内容涵盖了学校的文化,课程,素养,艺术等领域。

时光、童年、房子——我理想中的学校面孔


蓝继红成都市草堂小学校长

  什么是我理想的学校面孔?当我早已习惯于每天走进学校,孩子们的声音、读书的声音、各门课程的场景,习惯了学校里老师、学生、家长,还有很多学者来来往往的校园状态,这个问题于我更有意义。我开始反复思索、打量自己、追问当时的初心,重新开始,关于儿童,关于学校的一份寻找。

  孩子终将挥别这一所房子,去远行,在未来迸发出无穷的风云变换。而那时候,学校是他体内的水滴,从容惬意。每一群孩子都会因学校而改变,也会给学校带来改变,所以房子依然在那里,房子已然在那里,今年的太阳将我们晒老,童年让思想,情感历久弥新,让永恒的学校之美永恒,唯有教育让我们永远永远谦卑。>>>

  嘉宾提问:草堂小学的校本课程和国家课程是怎么融合的?

  蓝继红:很难在短时间内给出特别具体的答案。或者可以这样说,时代发展带给我们什么课程,我们就把它融入到孩子现有的课程领域。当然,我们应该更多思考在孩子的小学六年里,究竟需要哪些课程元素进到他的生命。

有情境,无“东西”——学生真实学习的培德故事


钱志龙北京培德书院总校长

  我在《校长日记》里写有一句话:不管生活如何虐我,一切都是最好的发生。我用自己十几年以学习者和教育者的身份亲历中美教育现场的体会,来分享在我眼里什么是东方的,什么是西方的,什么是属于中国孩子的,什么属于世界公民的。

  我们希望培德书的孩子们瞻前而不忘古,顾此而失彼,用既不自大,又不自小的态度探索宇宙,也探索他们的内心。无论他们将手持什么颜色的护照,选择在哪个洲国定居,都能自信而自豪的展示一个中华儿女的文化基因和德智修养,并能用别人听得懂的语言来讲他们自己的故事,讲我们中国人的故事。>>>

  嘉宾提问:请问培德书院是否考试、评分,它怎样培育孩子的学习?

  钱志龙:六年级之前,我们都不会考试。中国学生学习有一个问题,不是为了学习而学习,而是为了在下一个阶段获得更好的起点——想上北大,就得上北京四中,想上四中就得上实验二小。国际化教育也是如此,想去哈佛,想去美国就必须要在SAT上打败70%的对手。可是,未来当我们的教育发生改变,当以学习者为中心的学习方式成为主流,如果我们再开始改变,是否已经有点晚了?所以,跨学科主题式教学模式已经在培德悄悄生根发芽。

学校课程的统整与跨界,加法和减法


闫学杭州新华实验小学、杭州建新小学校长

  我们希望孩子们能够保持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,能够每天都突破自我,能够有家国情怀,世界眼光,有天地有自我的责任担当。我们相信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己独特的生命,独特的情感。我们相信,只要给予他们恰当的娱乐、阳光,他们就一定能够生长出生命中最美的姿态。

  我们首先做了一些减法,减掉一些在基础课程中可能重重交叉的内容。我们团队、家长们,达成了这样的共识,有所为,也有所不为。因此我们减轻了师生过重的课程负担。当然我们也做了一些加法,主要表现就在学生的跨界学习,和教师的跨界教学,表现在学科的跨界,和学习可控的跨界。>>>

  嘉宾提问:闫校长,带出这样一个优秀的团队,您是怎样调动教师的激情的?

  闫学:很多时候我们缺的不是理念,缺的是一点一滴的行动。当然,作为学校校长,我肯定是思想的主导者,也是规划的倡议者。但很多时候我动的是脑子,任何想法最终的落地,都依赖我的团队的行动。我特别骄傲能拥有那么棒的一个团队。

有机生长的学校和有机生长的公民


Stephen Ritz美国年度教师

  在美国,很多人都在说STEM这个理念,科学(S)、技术(T)、工程(E)、数学(M)在改变教育行业,而在我们这里,要说的是STEAM这个理念。A代表了什么呢?它代表了艺术(Art),因为每个孩子都需要更多的艺术因素;A也代表志向(Aspiration),因为孩子们需要为自己和全世界构想一个更美好的未来;A还代表了主张(Advocacy),孩子们需要拥有自己的主张。>>>

基于核心素养的学校课程新情境


刘学兵东北师范大学南湖实验学校校长

  我们把国家的人才标准落地并固化为五个方面,即向上的学力,向美的身心,向真的学识,向美的品格,向新的行动。基于这种思考,我们建构了学校的“五向”课程体系,办学理念是面向未来的智慧教育,培养目标就是培养五向人,课程理念是聚焦核心素养,实现跨界衔接。

  “五向”课程是基于《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》框架下展开的,课程内容已不再是简单的的知识结构,而是多元、前沿、适合学生个性发展的五向课程体系,学习方式也将趋向分类分层走班学习、小组学习、翻转学习,混合学习与传统的课堂有机结合起来的多元方式。未来,智慧校园、网络课堂、远程学习、在线教育、云计算、大数据等多元化的交互式学习平台,将会成为师生新的学习环境。>>>

  嘉宾提问:能实施这样的课程,是不是代表学校的生源师资都很优秀?贵校现在能落实吗?

  刘学兵:1)我们学校是当地一所名校,生源不能说最好,但是肯定不差。(2)我们的老师分成两部分,一部分是东北师范大学毕业的博士、硕士和本科团队。另一部分是我们在当地招聘的骨干教师和学科教师。课程的实施,没有老师基础是肯定不行的。(3)有一句话说得很好,如果课程改革失败了,是校长的责任。如果课程改革成功了,那一定是老师的功劳。

从艺术出发,把知识“立起来”


牟艾莉立起来剧场联合创始人

  我们项目式学习,分为戏剧和建筑两个部分。

  戏剧有两个部分,我的创意图画书,小箱子和大戏剧。建筑分为两个部分,学校和活动的房子。在设计这个课程的时候,我们希望是可以辐射到不同的地区,不同的教育环境等,城市、乡村都可以,因地制宜来培养孩子们的创造思维。

  我们这个课程的另一个亮点,不仅有教材、教学视频,还为老师配备教具盒,给学生配备了材料盒。我们选了很多种类的材料,是想给创新教育一个支点,一个安全、温暖、有不同触感、功能全面的,每个孩子都用得起的材料。这也是实现教育公平的开端。>>>

  嘉宾提问:如果只是一所普通的公立学校,在师资生源都不那么优秀的条件下可以很好地实现这个课程吗?

  牟艾莉:我们的教材编写得非常容易操作,每一个活动的执行也都会告诉教师用学生手册的哪一个卡片,第一步怎么做,第二步怎么做,所以即使零基础的老师也可以上手。这也是我和另一位创始人最大的希望,希望每所学校的老师都可以通过这个课程成长起来,成为自己学科的课程设计师,为我们的孩子带来更好更美的教育。

创意数学引动教学新思维


洪雪芬台湾课程与教学资深导师,“师铎奖”获得者

  创意数学的中心思想是LIFEL(即Local),老师的要善用我们学校的情景,地区性的数学素材,引导孩子学习数学,探索数学;I(即International),我们要关注国际教育趋势;F(即Feeling),期望学生对数学的数、量,衡能敏锐地感到;E(即Enjoy),我们期待孩子能够在数学的课堂当中享受到数学学习的乐趣。

  展望未来,数学在整个学校的新情景,我觉得应该是两点,一是成立数学创意教室,二是规划校园数学步道,它们的目的都是:让孩子能够爱—上数学,最后再爱上—数学>>>

  嘉宾提问:作为一位校领导,您刚刚的演讲让我特别想把学校拆了重新设计一边。您所讲的课程是不是能够长期使用,或者用过之后就得重新设计一次?它需要教师有很高的能力吗?

  洪雪芬:谢谢您的提问。千万别把学校给拆了,就像刚才举例中提到的那所学校,原来很旧,可我做好之后,校长一看就说:“原来我的学校这么漂亮,我从来就没发现过”。无论什么样的校园环境,只要用数学的眼光去看,墙壁、玻璃窗、秋千、跑到……都可以找到合适的“美景”。我也相信,参考我们的课程之后,您的学校也会生出更多的创意,产生出更好的课程。

以文化串联万物,因万物串联课堂


钱锋万物启蒙课程联盟发起人

  什么是教育?教育是最后被留下来的东西,现在有很多学校正在做这样的教育。比如重庆沙坪坝第一实验小学,从一碗小面开始,让学生整个参与小面的制作,了解这座城的历史;西安新知小学,从一座城墙还原一个古老帝国的记忆,带孩子上城墙,测城墙,听城墙的故事;浙江江山实验小学,只做了一次小小的蜜蜂,就制作了一张走遍中国的赶花地图……如果非给要这样的课程定一个义,那就是融合课程。我们用八个字概括这个词,就是“以物为阶,人在中央”。>>>

  嘉宾提问:乡村小学,或者普通学校能和万物启蒙走到一起吗?

  钱锋:学校不需要有非常多的钱,也不需要有高大的楼房,万物启蒙的课程在哪里都可以生根的。硬件和师资的考量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真正为孩子设计课程,每一天都让教育真实发生。

/ 主题模块二:新社群 /

主持人:李大圣 重庆市江北区教师进修学院院长

  学校,天然就是一个师与生的“社群”。旧社群对应着旧文化,一个领导,一把尺子,一条道路,一个状元……新社群对应着新文化,多轮驱动,协作共享,相互支撑,人人发展;有目标,有机制,有互动,有挑战。这样的群体,目标是共同的,安全是彼此的,挑战是必然的,成长是互惠的……

守护青年教师


程红兵深圳市明德实验学校校长

  我说要守护青年教师,守护什么呢?守护教师的从教初心,守护他们已有的研究意识和研究能力,守护他们从工具人转变为目的人。守护的所在,我们让青年老师参加学校的课程重组、学科重组,年轻老师没有条条框框、没有束缚,我们以主题为组合的方式,都是年轻老师一起来做的事。我们让青年老师参与课堂重建,由过去的模式建构走向模型创建。第一个环节做什么,第二个环节做什么,把这样的模式推而广之。>>>

  嘉宾提问:请问,腾讯当时选择您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?

  程红兵:想作为校长,作为教育生涯的最后一段,我想尝试一下能不能按照自己 的意愿做一点想做的事,可能这就是人生最大的看点,仅此而已。

社会化学习——来自体制外教育的启示


顾远aha社会创新学院院长

  为什么在有现场直播的情况下,全场还有1500多人愿意花钱花时间来到现场参加这样一个活动呢?我猜很重要的一个原因,只有在现场才能看到这么多真实的人,激发出意外的火花。这种情况有一个说法,“美第奇效应”。而有效的社群能够出现美第奇效应,需要三个条件:第一,这些人不是简单坐在一起,而是产生了一种有意义的互动;第二,跨界而来;第三,互动没有任何的功利性。仔细思考会发现,这样三个条件,同样可以用在带来更好的学习效应上面。>>>

  嘉宾提问:您认为体制外教育最大的优势和劣势分别是什么?

  顾远:体制内的教育可能担心出错,担心失败,而体制外的教育,最大的挑战是他们如何让自己的尝试,能被更多的人接受。

网络环境下的中学生学习流程图

吴泓深圳新安中学教师

  我们中国喜欢喂养,为了孩子吃饭,小区里面经常有追着孩子跑的父母,“快过来吃啊”。在我的课堂上,我不会喂你,不吃你自己挨饿。在高中的最后阶段,一定要让孩子想尽千方百计,要成为一个自主的学习者,要成为一个思考者,将来走进大学,应该怎么做。>>>

  嘉宾提问:请问您生命中最得意的是什么?

  吴泓:我觉得其实别人的褒奖都不重要,我之所以能做16年,主要是来自学生的认可。我觉得中国孩子真需要这样的语文教育,如果没有这样的语文教育,高中这个人生中最关键的黄金阶段得多可惜。

“新三小”里的新关系——重构学习关系


刘可钦北京中关村三小校长

  当有机会设计一个新校区的时候,我们决定重新组合。未来的学生学习应该是发生在学生的足迹所至和人际关系所在,我们需要给孩子提供什么样的空间?在这些空间里应该有什么样的关系?所以最后提出了学校3.0

  我们是这样理解的,1.0的学校可能有浓厚的农业时代的特征,这个是满足读写算为主,有桌子,有讲台。工业社会鲜明的特征,就是2.0学校,年龄是唯一的标签,分科教学是它显著的特征,不同的孩子经过学校加工,几乎变成“一个人”走向社会。那3.0的学校应该是什么样?我们希望塔具有鲜明的生态社会的特征。>>>

  嘉宾提问:只有懂孩子才能教孩子,特别想请教一下,在您的学校,如何推动教师教学的?

  刘可钦:应该每个学校都在面临着这样的问题。首先,在我们学校,一直有互动的教育学的文化,我们希望老师去理解儿童的想法。其次,我们希望能有一个老师的经验快速分享给团队,以此推动协作前进。

基于创客文化的学校整体设计


罗朝宣深圳市前海港湾小学校长

  什么是创客?大概有这几个关健词:自我兴趣,动手实践,创新思维,工具技能,乐于分享,务实严谨,精益创变。

  我们学校的创客团队从结构上改变课程开始,建构吾爱课程体系,即“信息化、国际化、综合化、智慧型、创新型”。我们采用的方法就是通过学科课程的拓展和学科课程的生成。学科课程的生成包括人物生成,如把科学课和信息课融合,导入国家基础教育要求,并且把创客文化落实到常规的教育学当中去;还有一个是学科交叉点创生,比如我们的老师创客团队,创造性的把数学教给他们的有关财商的点梳理出来,然后和财商这个素养完全的融合在一起,编成财商课。这样孩子们自己感觉到学习的有趣,增加他学习数学的意义感。

  我特别喜欢这样一句话,未来已经来临,只是尚未流行。让我们一起来通过设计改变教育,通过教育设计未来。>>>

  嘉宾提问:请问巴蜀文化和深圳文化最大的不同是什么?

  罗朝宣:我觉得深圳是一个包容的城市,没有地域的差别。

那所全“项目式学习”的绿色学校


John Hardy印尼绿色学校校长

  我们叫绿色学校,并不因为学校是绿色的,而是这个学校是最环保的学校。她是没有围墙,白板是拿汽车零部件所制成的,孩子们也已经习惯了这样去学习。

  一般的教室看起来就像“监狱”,但在绿色学校,教室并没有那么严格的。老师和学生,会在一起学习。 巴厘岛是一个拥有两千年历史的文化社区,我们也把这个社区变成了学习的一部分。孩子和老师一起动手种植水稻、收获,他们能清楚知道所吃食品来源于学校旁边的果园。

  绿色学校教育另一个重点,就是使用的是完全可循环的物品。巴厘岛也有交通堵塞的问题,所以孩子们采取了一些行动,用食用油驾驶汽车,并且一共做了三辆这样的车。此外,他们还一起创建了印尼第一所用生物油做能源的加油站。>>>

  嘉宾提问:John校长设想一下30年之后他理想中的绿色学校要变成什么样的?

  John Hardy我的使命是希望30年之后全世界各地都有绿色学校。

“教师社群学习”的区域逻辑


花洁上海市嘉定区教师进修学院副院长

  今年2月公布了TALIS教育教学的国际调查,上海的老师在学生使用ICT完成项目或者作业的,只有15.2%,国际上是38%,同时教师培训密度远远高于国际均值。那我们教师的培训存在怎样的现状和问题呢?我想有三方面的缺失,第一是缺失促进教育专业发展的新生态,第二是缺失与学生发展的对接,第三是缺失符合时代发展特征的设计。

  我们经常说学习活动,当我们把教师的培训看作是一个活动的时候,那我们的思维就可以打开。每个人的目的和价值可能不一样,但在社区学习当中就要使他不断趋同。>>>

  嘉宾提问:一个实验学校的王牌校长,有着非常突出的特制,您能否评价一下您最大的优势是什么?

  花洁:我最大的优势可能是打破原来层级组织的关系,然后建立新兴的关系。就像原来诺基亚是从性能出发,它最高的层级关系是销售,把理念强行推给你,让用户转型。到今天以苹果公司为代表的公司,以用户需求出发,从而做出选择。我得到的启发式,可以从教师本身的现状出发评估他该如何发展。

现象教学——做学合一的芬兰学校道路


Ari Huovinen芬兰罗素高中校长

  在这个不断变革的世界,学校逐渐形成双重身份,一个身份是不断成长的社区,另外一个身份是可以支持学生多元发展的学习大环境、学习土壤。这个土壤是指的知识、技能、价值、态度和信念的总合。这个土壤既可以支持学生自我认知的形成,并且去让他们发展出一个可持续发展人生的能力。这样的多元能力也会让学生去在学校里面进行跨学科学习,去解答那些他们认为有意义的问题。>>>

  嘉宾提问:我们都知道分科教学重视内在支持逻辑的价值,现象教学直面现实问题的丰富经验和技能的价值,是不可偏废的,作为全芬兰最好的高中,罗素的分科教育和现象教学的比例大概是怎样分配的?

  Ari Huovinen罗素高中是在几年前开始采取慢慢的让现象教学融入到教学当中的,目前的比例大概是一半对一半,在芬兰还有别的学校,有更大比例的现象教学的存在,非常有趣,对学生而言将充满激情地去参与学习。

每个社群都是追寻真理的一种方法


干国祥南明教育集团总校长

  当我第一次听到“新社群”这个名字的时候,我想到的首先是孔子和他的门徒,那些在鲁国、魏国、齐国等地一起漂泊着的身影。我想这就是中国这片土地上最早的一个社群,也是影响最深远的社群。从此而后几千年间,下至江湖,上至庙堂,都留着这些青涩的背影,飘荡着他们话语的回声。

  思想只能在百家争鸣中成熟起来,诸子百家,诸子是个体,但当一个个体的声音和思想,被尺码相同者追随并且发展的时候,这也就成了百家。所以,我们可以把诸子百家理解为是上百个思想的社群。今天在教育界重提社群,我个人认为是极其有必要的。>>>

SPRinG项目:推动小组合作学习的真正普遍化

Peter Blatchford伦敦大学学院教育学院教授

  小组合作学习中,学生解释和论证自己的观点,并在过程中理解他人的观点,这些能力的培养对于他们非常重要,这些能力能帮助他们真正做到“合作学习”而不是“仅从老师处学习”。

  在英国,小组合作学习模式发展潜力巨大。不过,英国和其他国家的也多存在类似的问题——小组合作学习没有普遍化。在英国的很多小学,小组合作学习有些“徒有虚名”。老师不加以培训,仅仅是学生课堂上分组坐在一起,不代表他们能真正进行小组合作。老师和学生很多时候并没有真正为小组合作做好准备。老师并没有对小组合作付出真正积极的努力,因为他们更急于讲完大纲内容。

  SPRinG项目针对5~14岁的孩子,在我们小组合作学习的项目中,主要包括三项重点内容:首先是训练学生提高他们的社交技能,即小组合作所需的沟通能力,老师在小组合作学习模式中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他们要设法增强小组合作能力,而不是自己主导小组合作。>>>

/ 主题模块三:新评价 /

主持人:邱华国 公众考试研究院副院长

  有人说,“人的一生常被他在学校所受的评价划定轨迹”。是的,各种各样的学校评价正设计着千千万万学生和这个世界的未来。新评价时代,学业水平如何考?综合素质如何评?潜力与天赋如何激发?“指挥棒”如何舞?

评价,是为了不评价


陈才琦浙江温岭中学校长

  评价和不评价是一个哲学问题,我去过芬兰,我了解一所高中的校长,我问他说你们对教师如何评价?他说,我们没有对老师进行评价,不需要。我说你们有没有什么其他的评价?比如说什么优秀教师之类的?都没有。因为教师的工作是以诚心为基础的,是一个良心的工作,师德和自己的专业知识作为前提的,教师自觉的行动无需督察。因为教师神圣的工作相信会自我的完全好自己的职责,无须精确的评价。

  我引用我们教育界的一句名言,说教是为了不教,实际上评价也是为了不评价。我们现在的评价是为了对未来的不评价。我们对学生的评价是慢慢淡化对于老师,对于学校的评价。我们对外在的评价慢慢应该过渡到对内在的自觉。>>>

绿色指标评价的学校生态与价值

张人利上海静安区教育学院附属学校校长

  绿色评价不是评比也不是选拔,它是一次体检,因此以上绿色指标的情况就是如何看重体检报告。看懂体检报告只是体检之后的第一步,在解读绿色指标之后,更重要的把评价用于学校的发展,也只有促进学校发展,才能实现绿色指标的价值。>>>

  嘉宾提问:您提到的大数据分析以及测评结果是怎么做出来的?

  张人利:127日中央电视台报道了PISA考试,这个不但支持学业成绩,还有支持学业成绩有关的其他方面,比如家庭经济条件,回家作业,学生自信心等。家里的经济条件怎么测呢?问学生你爸爸赚多少钱,妈妈赚多少钱。你知道还向学生问什么,问他家里独立的卫生间有几个?三个,两个,一个没有。家里有两个独立卫生间的,肯定比较富的,为什么?不可能光造厕所不造房子。

  审计是一种世界的潮流,什么世界潮流,就是将要从评价过去式概念问卷要变成今天的行为问卷。你不能问学生,可以老师教学方式有没有转变?这个,恐怕连老师自己都搞不清楚。问学生你“上课有发言的机会吗?”选择题,根本没有、偶然有、经常有、差不多每堂课都有,如果一所学校测下来90%的学生说根本没有,那校长就不要吹牛皮了。

核心素养如何评价?


赵桂霞潍坊广文中学校长

  核心素养当中,包含三个方面,6大思想,我们更深刻的认可到了个18个要点,一层层的分解下来,我们蒙吧,这么多东西,如果如何在各个学科,如何让每个老师吃透,而且落地呢?越想越蒙,于是只有回到底层去思考,为什么叫素养,为什么不叫素质?素养到底和素质有什么样的不同,素质是固有的,素养是后天养成的,但是我们说这个人有素质,和这个人非常有素养,表达的是不同的含义,素养更多的是由内而外生发的东西,同样是守规则的,我们可能会不同的纬度,最底层的,我不想惹麻烦,我想要奖赏,我想取悦某人,我要遵守规则,我能体贴别人,我有自己的行为准则,并行不悖,说是这个素养应该是由内而外,我为了被惩罚,而自觉的,外放型的。>>>

  嘉宾提问:教育评价需不需要脱离教育主管部门和教学主体的第三方实施?

  赵桂霞:在潍坊市对学校一年一度的考核当中,其中有一个内容是委托第三方的,就是教育创新项目。我们的考核评价对学校的评价包含两个方面,第一块是教育常规评价,这个是由教育局相关的科室对你的学校做出评判。另外一方面就开始鼓励学校的教育创新,这一块委托第三方评价,第三方的结果教育行政部门是认可的。对老师进行评价也是委托第三方,有专业的机构进行。因为第三方无论技术和专业的水准都高于我们,两者的结合可以让我们更好把脉,我觉得它的价值非常大。

让“指挥棒”正确指挥

卢志文翔宇教育集团总校长

  人们都在思考一个问题:导致应试教育的为恶之源是什么?大家认为是评价。导致应试教育的罪魁祸首是什么?大家认为是考试。考试,评价的确是有指挥棒效应,但是,指挥棒出了问题,我们觉得应该让指挥棒正确指挥。我们需要学业评价理论技术的支撑,需要建构学业人才选拔与考试的理论和操作模型,有赖于信息技术特别是数据挖掘技术的进步化发展,需要第一手实验数据的海量积累。

  推动教育进步我觉得有三个力量,就是教育内涵价值的提升,教育体制机制的创新,教育内外技术的进步,三个力量推动教育的进步。考试与评价是兼具三者的杠杆,它既有理念的力量,也有结构的力量,更有科技的力量。当这三个力量汇聚到一起的时候,教育变革就会发生。>>>

  嘉宾提问:有指挥棒的前提下,教育的发展如何破局?

  卢志文:有了指挥棒,教育的发展就已经破局,只要这个指挥棒能真正指挥,那么教育的布局就会发生。我们今天看到的现实,它朝哪一个方向倒,其实是被评价所左右的。你加班加点题海战术已经不能提高分数了,请问该怎么办呢?可能就会去研究如何提高素质。加入分数和素质是相等的,换句话说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就是一个教育,到那个时候,分数高就是素质高,你要分数我就提分数,你要素质那我就提素质,那这个教育它就不再扯皮了。

中国基础教育软环境发函指数现场发布


倪波上海天赋才干青少年发展服务中心首席专家

  教育软环境发展指数,为什么会提出这么一个指数?我们有这么一个背景,过去国家在教育里面投入很大的,但我们发现大量的投入都是在做中小学的硬件建设。硬件建设取得了很大的进步,那现在就要开始关注软件,软环境。实际上真正对教育,对学校发展的成就起更大作用的,可能还是软环境,软实力,教师的一些状态。那么这个软环境,软实力它的这项的影响结果,就是学生的一个状态。>>>

到底什么是新评价?

邱华国公众考试研究院副院长

  首先这个新字,我们来看教育评价的整个发展,一共有六个阶段,其中有几个,比如说第三阶段,目标中心理论阶段,后来就进入了标准建构,实际上现在进入第六个时期,进入多元的,个性化,全面化的教育时代。这第六个就是核心素养。所以在理念方面,我们国家这一点也不落后。

  考试改革是教育改革的牛鼻子,我就在问,牛鼻子抓了十几年,为什么抓不出来呢?后来发现评价技术是牵住考试改革这个牛鼻子的绳子。所以有人提出取消高考,请问取消高考怎么转轨?到最后不是转轨,而是脱轨。考试改革不是理想问题,评价改革也不是制度问题,我认为主要是技术问题。所以应该以评价改变评价,以技术主导的评价改变经验的评价。>>>

  由于篇幅、时间所限,暂时无法在此对嘉宾们的精彩演讲作全文回顾。请您持续关注“新校长传媒”公众号,我们将于近期一一呈现年会期间的独家内容!

/ 花絮 /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1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